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78222 >
2019韩娱之殇:华丽袍子下不为人知的隐秘现状
发布日期:2020-01-03 16:03   来源:未知   阅读:

  这个问题一出,恐怕答案会出奇的一致,那就是——负面。整个2019年,韩娱圈几乎是以“整个垮掉”的姿态,集中暴露了这个光鲜亮丽的行业背后,不为人知的黑暗龌龊,仿佛揭开华丽的袍子,底下爬满了虱子一样,令人触目惊心。

  如果说,多年前就流传着KPOP的梦幻舞台下是非一线爱豆们艰难的讨生活之路,和无数为了出道而过着非人生活的练习生们与美好丝毫不沾边生活的说法,那么今年KPOP界集中曝光的,就是娱乐圈这个名利场里最丑陋的一面,从集体性侵到吸毒丑闻,从选秀作假到权色交易疑云,以及令人心痛的抑郁症自杀事件,这都和所有人熟悉的KPOP大相径庭。

  震惊韩娱圈的“Burning Sun”事件仿佛一个雪球越滚越大,最令人没想到的却是因为事件中相关人物的聊天群,反而被牵连出了另一场集体性侵事件,而曾经因为性侵丑闻安全脱身的郑俊英再次成为主角,这次他没能逃脱法律的惩罚。

  郑俊英和他的狐朋狗友们不但利用酒精、药物等迷奸受害女性,还进行集体性侵,拍摄视频取乐。

  “郑俊英的聊天室”成为韩娱圈集体性侵事件的关键词,随着事态逐步升级,被害女性人数不断上升,郑俊英和他的狐朋狗友们不但利用酒精、药物等迷奸受害女性,还进行集体性侵,并拍摄视频取乐,甚至在聊天群里肆意传播,其中很多人都是圈内相关人士,集体性侵案就包括前FTISLAND成员崔钟训,知名女团成员的哥哥权赫俊,Burning Sun职员金仁哲等。

  事件爆发的初期,郑俊英和崔钟训等人还极力否认自己的罪行,直到铁证如山,站出来报案的受害人越来越多,激起了韩国大众的民愤,两人才不得不低头认罪。甚至郑俊英2016年就陷入性侵疑云的事件,也被证明是通过了非法手段销毁了证据才得以脱身。他肆无忌惮到了犯案当天,就能笑着参加粉丝签名会。崔钟训也是同样的恶劣,除了频繁性侵和偷拍取乐,还采用非法买通相关执法人员的手段,让自己酒驾的事情悄无声息被抹平。

  前CNBLUE成员李宗泫、歌手Roykim等纷纷被曝光是郑俊英非法偷拍视频的“共享者”。

  因为郑俊英事态的扩大,他在综艺节目中曾经提到过的“黄金手机”和“郑俊英的朋友圈”都成为热点,受到相关牵连前CNBLUE成员李宗泫、歌手Roykim等纷纷被曝光是郑俊英非法偷拍视频的“共享者”。目前郑俊英、崔钟训、权相赫因集体性侵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5年和4年,然而几人对审判结果均不服,正在上诉中。

  除了这场臭名昭著的集体性侵案,在今年的韩娱圈里,演员姜至奂因性侵和猥亵两名女性被判处缓刑,曾出演《Heart Signal》的音乐剧演员姜成旭因强奸罪被捕。

  话说当年国内娱乐圈曾经爆踢过一轮知名艺人吸毒事件,当时屡屡立功的是知名网红群体“朝阳群众”,韩国娱乐圈也有这样的存在,就是知名网红兼自身也吸毒被罚的韩瑞熙,在她总是若有似无的爆料下,今年数位知名爱豆接连倒在吸毒传闻下,坐实吸毒事实。

  全年陷入负面新闻的YG公司当红男团iKON的队长金韩彬在9月被举报吸毒,随后在警方一系列的高强度调查下,金韩彬承认部分嫌疑,而YG公司在金韩彬吸毒丑闻爆发时,为了让男团iKON本身的损失降到最低,立刻令其退队并与之解约。

  这已经不是YG艺人第一次涉毒,更令大众愤怒的是,KBS在曝光举报人提供的相关信息中报道称,YG老板梁铉锡曾经非常嚣张地说,旗下艺人即便被举报也不担心,会立刻将他们送往日本进行排毒处理,确保在警方调查时难以察验出吸毒反应。

  为了逃避法律的惩罚,吸毒艺人朴有天则是把自己的演技发挥得淋漓尽致。在他的前女友黄荷娜被警察抓住铁证证明吸毒后,黄荷娜将其供出,说出两人曾一起多次吸食。韩国警方立刻申请拘捕令,对朴有天进行毛发检测,发现其检测结果呈阳性,确认其吸毒。结果朴有天不但死不承认,还主动召开新闻发布会,声泪俱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毒品如何进入体内。无奈最终在警方的清晰证据和高压调查下,低头认罪。

  后来还被曝光为了躲避验毒,甚至进行了全身脱毛、频繁染发、贿赂警察等行为,导致律师团也全部招架不住,集体辞职。最终,朴有天获刑10个月缓刑2年。从顶级偶像和演技新人王,到吸毒毁人生的阶下囚,朴有天真的是韩国娱乐圈“作死”自己的第一人!

  就在刚刚过去的11月,还有一个当红男团成员倒在毒品脚下,MONSTA X前成员元虎被举报吸毒,已经在首尔地方警察局接受调查。事件被媒体曝光后,经纪公司Starship立刻宣布其退队及解除合约,并且表示对元虎被警方调查和吸毒之事毫不知情。

  随着今年KPOP圈的一系列恶性事件爆发,韩国各大经纪公司对于一经事态扩大,立刻让相关人员退队、解除合约、道歉的“三部曲操作法”都驾轻就熟,然而这只是事情发生后的治标不治本的解决方案,对于为何娱乐圈毒品泛滥,各种艺人沉迷其中的根本毫无改善,比起对艺人进行合理的管理,多数经纪公司的态度还是以遮掩、逃避、息事宁人为主,这也就意味着,艺人吸毒事件不会停止,只在于是否会被曝光。

  说到YG公司老板梁铉锡和由“Burning Sun”事件牵连出的李胜利事件,是今年韩国娱乐圈篇幅最长、“剧情”最峰回路转、牵连也最广的娱乐圈负面事件。最终两人的所有嫌疑,都在检方“证据不足”的说辞下被不起诉处理,也成为了最令大众咋舌的结局。

  梁铉锡今年先后卷入向财阀提供性招待嫌疑、海外赌博嫌疑、挪用公款嫌疑、通过非法手段包庇旗下艺人吸毒嫌疑等,警方进行了长期大量的调查,并一度搜查YG总部大楼,对梁铉锡申请了出国禁止令,韩国检方甚至考虑过要对其发出拘捕令。

  梁铉锡和李胜利事件,是今年韩国娱乐圈篇幅最长、“剧情”最峰回路转的娱乐圈负面事件。

  事件漫长的调查过程中,YG公司不但股价暴跌,同时在2014年10月接受法国奢饰品集团LVMH的旗下投资公司Great World Music Investment的投资资金,也由于没有达成经营目标而必须面临偿还巨款的压力。受事件压力影响,梁铉锡在年中表示愿承担责任,辞去YG公司社长职位,并卸下一切职务。但是,韩国大众对此反响冷淡,因为YG基本等于是梁铉锡的家族企业,其亲弟依旧在社内担任高管,梁铉锡的辞职只是一种权宜之计,实际上依旧是公司的“掌权人”。

  作为梁铉锡的爱将,也是今年韩娱圈黑暗事件的中心人物的李胜利,除了和老板一样卷入性招待丑闻、海外赌博丑闻外,其投资管理的夜店“Burning Sun”才是今年这出“韩娱暗黑大戏”的风口浪尖。

  “Burning Sun”事件因女顾客在该店中受到性骚扰而引爆媒体关注度,随后被曝光在该夜店中长期存在毒品交易、非法性侵、未成年人性招待等违法事件,更为严重的是,即便是报警,也会在夜店的相关“打理”下大事化小。随着事件的持续发酵,李胜利在接受警察调查过程中,先后宣布退出BIGBANG,并与YG公司解约,但是长时间的调查并没有带来明确的结果,事件最终不了了之。

  “Burning Sun”事件和梁铉锡事件之所以引发了韩国社会的广泛关注,是因为当红经纪公司老板和顶级艺人之间,通过资本的积累和社会人脉的圈层,最终形成了贯通的“权钱色交易”模式,一方面利用光鲜亮丽的舞台吸金,一方面利用极致光亮下的黑暗无法无天,偏偏娱乐圈这个行业又最容易吸引无知的年轻人,通过这种模式的勾结,让无数无辜的灵魂成为了部分操控者赚钱的工具。

  作为韩娱圈年底热度最高的新闻事件之一,MNET的超人气爱豆选秀节目《Produce101》系列的大型造假事件,即将要告一段落了。

  从2016年起,CJ和MNET一共制作了四季该节目,每一季都成为了当年度KPOP的超红节目,成功推出两男两女四个团体,不但每个组合都走红,第二季推出的男团WANNA·ONE更是人气号召力仅次于EXO和BTS的韩娱圈一线男团。不夸张地说,这个系列节目的走红,甚至改变了KPOP界的爱豆生态。

  在今年举行的第四季比赛中,男团X1正式出道,伴随着超长五年合约,节目剪辑过于偏重部分选手,赛制不合理,练习生质量下降等诸多质疑,决赛夜的“票数风波”最终引爆了对于该节目作假的实质性调查。

  调查的初始阶段,MNET和节目制作组还极力否认作假,随着警方和检方调查的深入,节目的四季负责PD安俊英最终低头认罪,表示节目的第三季和第四季出道组并非观众实际投票产生,而是由制作组和部分经纪公司事先就已经安排好了出道组人员名单,再通过节目的剪辑、事先投入部分公司表演曲目、最终作票等方式,令这些练习生出道。

  受到作假负面信息影响,第三季出道的女团IZ*ONE和第四季出道的男团X1的活动全面停止,正在进行是否解散的讨论中。starship娱乐、woolim娱乐、8D Creative等经纪公司的相关人员也被检查部门起诉,他们在两年的节目中通过向安俊英PD等人提供高额招待,尽管这几个经纪公司的管理者都忙着撇清关系,表示当时的相关人员早就已经从公司离职,但作为既得利益者,这种说法令人存疑。

  最新的重磅消息显示,不仅第三季和第四季,《Produce101》几乎可以确认全系列造假,在检方公布的最新文件中显示,WANNA·ONE中也有一名成员是通过制作组和相关经纪公司人员私下交易才得以出道。考虑到WANNA·ONE活动期间,真的可以用“爆红”来形容,这样的作假等于是直接改变了两个练习生的人生。

  冲击了整个KPOP界的《Produce101》系列最终以分崩离析的方式离开公众的视野,“养成”的神话被“作假”的现实疯狂打脸,最终哪有什么青春、梦想和不懈的努力创造的奇迹,只有金钱、交易和暗箱的作假推出的组合。无数年轻人梦寐以求的行业,顶着巨大压力赌上人生的练习生生涯,最终可能只是某些人用过就丢的“棋子”罢了。

  2019的KPOP界不仅仅是黑暗的一年,更是悲伤的一年,10月14日,女爱豆崔雪莉在家中自杀身亡,时隔仅一个多月,她的好友女爱豆具荷拉于11月24日,也在家中自杀身亡,崔雪莉年仅25岁,具荷拉也才28岁。

  韩国虽然是发达国家,但一直都是世界上自杀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在韩国娱乐圈,知名艺人自杀身亡的事情几乎从未断绝。虽然他们在镜头前做着光鲜亮丽的工作,但同时也让生活完全曝光在大众的眼皮子低下,韩国人敏感的性格,加上巨大的社会压力,令艺人们得抑郁症的比例居高不下,严重者更是频频走上绝路。

  崔雪莉在她自杀身亡之时,还正在参加以网络恶评为主题的综艺节目《恶评之夜》。

  崔雪莉生前就由于特立独行的行为,在韩国饱受网络恶评之苦,在她自杀身亡之时,还正在参加以网络恶评为主题的综艺节目《恶评之夜》,该节目也因为她的离世停播。更为可悲的是,在她自杀身亡的消息传出之后,网络上还瞬间爆出了无数对她离世各种不靠谱的猜测性传闻。

  作为雪莉生前的好友,在她自杀时正在日本工作的具荷拉,曾经在雪莉出殡的日子里短暂进行了直播,哭着表示“自己会连她的份一起好好活下去”,没想到言犹在耳,已经香消玉殒。

  具荷拉今年同样度过了极其痛苦的一年,在和前男友的分手纠纷中,男方以两人交往时的私密视频为威胁,迫使其下跪求饶,最后事件曝光惊动警察,还在首尔爆发了规模巨大的女性示威游行,要求韩国法检部门针对约会暴力和色情犯罪加重处罚力度。尽管前男友最终被判缓刑,但男方却以此宣传自己,甚至开店创业,而具荷拉在韩国的事业受到毁灭性打击,不得不转向日本发展。

  其实在和前男友的纠纷当时,具荷拉已经有过一次自杀,幸亏当时被经纪人及时发现送医,才得以挽回,无奈最后她还是走上绝路。

  崔雪莉和具荷拉即便在KPOP圈,也是少年成名、美貌惊人的天之娇女,然而这样似乎拥有一切的女明星,最终都选择这样极端的方式结束人生,除了艺人职业本身的压力、网络恶评带来的抑郁之外,韩国社会对于男女不平等,对于女性态度苛刻的不良社会传统才是本质问题。她们从小进入演艺圈,相对狭隘的人际关系圈和封闭的社会认知,加上艺人职业对于大众好感度的极度依赖,叠加上韩国社会对于女性的不友好态度,成为了压垮她们人生的最后一根稻草。

  韩娱圈走过了如此灰暗和悲伤的一年,所有人却只有无能为力的感觉。当新的一年到来,歌照唱,舞照跳,一切又会回复原样。似乎什么都变了,又似乎什么都没变……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