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78222数据分析理 >
【独家】19天的口罩大战:百家企业全球抢购口罩24亿
发布日期:2020-02-13 20:50   来源:未知   阅读:

  2月11日,新型冠状病毒全球研究与创新论坛在日内瓦召开,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称,新型冠状病毒疫苗有望在18个月内准备就绪。这无疑是个好消息,大半个月来对疫情的抗争总算是有了新的盼头。

  这意味着,在新冠病毒的疫苗研制出来之前,对普通公众来说,要预防此病,比较有效的办法只能是戴口罩。但现在口罩对许多人来说,是一件只看到别人戴,自己却买不着的东西。

  口罩本身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产品,中国的产量占世界产量的一半以上,平时在药店或超市可以随意买到,是一种不需要囤积,要用到的时候再购买的消耗品。但在新冠病毒爆发之后,全国都在购买口罩和囤积口罩,导致其成为“一罩难求”的短缺资源。

  在国内拥有巨大需求,但货源严重短缺的情形之下,从中央政府到民间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对准了海外市场。从1月23日到24日,广东等17省市先后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之后,全国各省进入了海外抢购口罩的“战时”状态。

  据反做空研究中心的不完全统计,从1月23日起到2月10日止,一共19天的时间,经由中国公司分布在全球各地的分公司、办事处、子公司等机构,以及各省商会、老乡会等机构买回来的口罩数量,高达2.4亿个以上。这些数据还不包括一些个人从海外人肉带回来的部分,也不包含海外侨胞直接购买捐助的部分,就已经是一个十分惊人的数字了。

  中国公司的全球购买行动,充分体现了在重大事件发生时,中国人在全世界有组织的动员能力和组织能力。这些能力能够帮助中国度过一些困难和灾难,是一种值得珍惜的能力。

  据反做空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全国展开口罩抢购后,最先行动起来的是央企。据统计,至少有 20 家央企利用其遍布全球的网络,购买了 654.69 万只口罩。这些购买中,绝大部分属于国家部委的委托购买,购买量比较大的公司有国药集团、通用技术集团、中铁隧道局、鄂尔多斯集团、中国华电、中国铁建和中交集团。他们的购买量占据央企购买量的 90% 。

  央企购买的时间目前已经无法考证,但从已公布的信息来看,央企购买口罩时间的媒体公布时间是在2月2日,说明这些央企的购买已经早于2月2日之前完成。

  在央企启动全球抢购程序的同时,一些省市也开始行动,直接委托境内外公司进行全球抢购;有的省市仅是给相关企业提供了口罩企业的名单和电话号码的方便,买不买全凭企业自觉。当然,有些省市仍然抱着大爷做派,仅仅在政府网站上发布了一个政府招标公告,把口罩单价压得很低很低。

  反做空研究中心发现,在全球口罩大抢购中,就有云南、湖北、贵州、江苏、广东、福建、湖南、重庆、安徽、河南、山东、山西、辽宁、吉林、黑龙江、新疆、甘肃、海南18个省市进行了委托购买。其中江苏、山东、黑龙江、海南四个省属于省内城市政府个别安排,并非省级政府出手。

  不同的选择导致的最后结果截然不同,直接委托公司全球购买口罩的省市获得了很大的成功,海南、云南、广东、湖南都采购到了500万只以上的口罩。其中海南最为引人注目,海口市购买了1500万只口罩,博鳌乐成先行先试示范区管理局购买到了2500万只口罩,为本次口罩购买的最大赢家。

  本次疫情中因“强制征用”不符合规范的口罩而陷入风暴中心的云南省,在一月下旬的口罩购买中,从海外市场购买到了1022.89万个口罩,远超其他省市,而这项工作是由云南省商务厅组织的,想必是有高人坐镇。吉林省的购买可以算是东北地区的一个意外,根据公开报道的数据统计,吉林省一共购买了902.9万只口罩,在长江以北的省市中,鹤立鸡群。

  值得一提的还有广东和湖南。广东省商务厅和深圳市商务局也组织了口罩全球大抢购,省商务厅的购买数量为350万只,深圳市购买的数量是400万只。湖南省商务委也采购了500万只口罩,在反做空研究中心统计的2月3日报道中,湖南省商务委称还有1000万只口罩在对接中,如果此笔购买成功的话,湖南的政府委托购买量将成为全国第二。

  值得说明的是,本次疫情风暴的核心湖北省,报道出来的数据是,2月1日收到政府委托购买的口罩近320万只。作为本次疫情风暴的核心区,湖北当地还能够委托企业购买数量如此之多的口罩,也算是难能可贵,至少没有躺在地上伸手待援的那种堵心场面。

  反做空研究中心统计,18个省的购买有一些明显的区域特点,西南地区的购买方向主要是东南亚地区,西北省份购买方向主要是中亚地区,东北购买主要是日韩和俄罗斯地区,华东和华南地区的购买方向以欧美和非洲为主。这些口罩购买的渠道,主要是通过这些省市在全球的办事处、分公司和子公司完成的,从购买的区域来看,这些公司的触角遍及全球。

  反做空研究中心统计,这18个省市购买的口罩数量为1.29亿只,规模十分惊人。这些口罩主要用于这些省市的疫情指挥部和医疗机构,有部分被投放到市场上,保证了市场供应,有效地平抑了当地的口罩价格,打击了当地可能出现的乱涨价苗头,稳定了民心,有效地遏制了疫情在这些地区的蔓延。

  遗憾的是,有北京、天津、内蒙、山西、陕西、河北、江西、广西、浙江、四川、宁夏、青海、西藏13个省、市、自治区的政府委托购买数据并没有统计到,这并不是说这些省就毫无作为,也许是这些省市自治区没有公布数据,也许是当地媒体没有关注和报道,总之,我们不应当过多批评他们。

  当然,如果在这场疫情防控中采取无为而治的方法,一点都没有动作,那就是不负责任或者自私了,这样的地方是值得批评的。我们还关注到,在本次口罩大抢购中,当一些省市都已经在除夕前行动之后,一些省市才在政府官网上挂出一个采购口罩的招标公告,定价虽然比疫情前高一点,但远不及现在的拿货价,我们想不到任何理由这些地方能够购买上口罩,也许只能等到疫情结束后口罩价格滑落,这些地区才能采购到口罩。

  在政府委托购买之外,则是中国的上市公司,或者一些新兴的独角兽公司,甚至一些新生代的创业公司,利用自己的全球影响力在为国家抵抗疫情在购买口罩。 反做空研究中心 根据公开资料 统计,超过 150 家 中国 公司 参与了这次全球口罩大抢购行动, 累计 采购到的 口罩数量 为至少 7344 万只 , 该数字并未将一些报道中单位为“吨”的医疗物资统计进去,实际应当更多 。

  本地公司海外采购口罩超过千万级别的省份有浙江(1330.25万只)、广东(1304.5万);这两个省是中国民营经济最为发达的省份,上市公司和全球化的公司也在全国名列前茅,其中有些公司在全球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比如腾讯和阿里巴巴,在这次海外抢购中,优势尽显。

  采买数量在百万级别的省份有重庆(641.8万只)、四川(566.15万只)、湖北(400.48万只)、福建(370.5万只)、湖南(345.032万只)、黑龙江(332.1万只)、新疆(331万只)、云南(313.5万只)、江苏(210.5万只)、上海(174.5万只)、贵州(164万只)、甘肃(152.42万只)、河南(128.436万只)。

  这些省有以下几个特征:一、经济体量大,上市公司多,比如江苏、四川、河南、上海、重庆、福建、湖北、湖南;二、经济活跃,增长率领先全国,比如云南、贵州、重庆、福建;三、经济底子雄厚,有上市公司或全球化公司支撑,比如甘肃、新疆、黑龙江、湖北、湖南等。

  我们看到,拥有了上述几种能将触角延伸到全球的公司以后,在本省区域遇到重大困难的时候,这些公司能够第一时间动员自己的力量反哺乡土,其力量远超传统的外出工作的人士或者侨胞。

  我们还发现,这些省份除了黑龙江在东北,新疆、甘肃位居西北地区以外,大多数省份在长江流域或长江以南地区。从人类学的意义来说,南方的富庶从根本来说,不是仅仅是个人成就的一步步突破,更多的在于对家庭、家族以及家乡的向心力。从这次全球抢购口罩事件来看,这些地区的人都是极其恋家的,不管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自己的家乡。

  而从公司角度来看,采购口罩数量在一百万只以上的企业有阿里巴巴、嘉善国鼎、奉化爱帕沃进出口有限公司、腾讯控股、比亚迪、宝能集团、深圳南北医药公司、重庆对外经贸集团、长虹控股、福耀玻璃、三一重工、新疆野马集团、哈尔滨文杰服饰、昆明联诚科技。

  值得注意的还有,知名的慈善秀人物陈光标,本次也通过其黄埔再生资源有限公司在海外采购了80万个口罩。甘肃这个工业底子雄厚,但是近些年来发展有点拖后腿的省份,其境内的一批导游此次发挥了重大作用,动用私人关系从海外购买了大约50万只口罩运回甘肃,让这个在这次海外抢购口罩中并不占优势的省份取得了一点市场温暖。

  河南主要是少林寺海外文化中心提前介入,让河南在全球大抢购前提前锁定了100万只口罩的量。贵州、浙江、福建、海南则主要是全球的同乡会、商会发挥了作用,让这些省份在这次抢购中大放异彩。

  现在,全球口罩抢购已经逐渐告一段落,国内的口罩购买还处在卖方市场的阶段。一位口罩买手对反做空研究中心表示,目前许多口罩厂在加班加点为政府生产口罩,很少能够有多余的口罩流动到社会上。

  河南一家大药房总经理也表示,现在口罩价格监管很严格,按照当地规定的价格根本进不了口罩,如果按照市场价购买口罩销售,也会被举报,所以一些药店宁愿不进口罩销售,也不愿意被处罚。

  对于一些没有口罩的地方,尤其是县级以下,要想得到口罩,怎么办呢?一是等,等上级政府购买到足够口罩的时候再来按区域分配,但此种方法现在相当于撒胡椒面,没有根本解决困难;二是自己委托买手全国乃至全球物色货源,有合适的口罩就购买下来,这目前已经只能靠碰运气了。

  知名企业家曹德旺曾经在全球抢购口罩大战后深有感触地说,口罩靠全球抢购解决不了问题,最根本的还是要靠自力更生,要靠中国自己制造口罩。我们看到,从2月10日全国恢复上班后,口罩的产量就逐渐的在恢复。以下是口罩产能恢复的具体情况。

  众所周知,中国是世界上口罩生产量、出口量最大的的国家,最大日产量峰值超过2000万,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的时候,虽然已近年关,很多工厂已经停产放假,但“疫情爆发、急需口罩”的消息一传来,许多口罩生产企业在过年期间都在加班加点。

  工信部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月29日,中国口罩日产能达到一天800万只以上,复工复产面达到了40%。随着很多工厂进入24小时不间断的生产,越来越多省市的口罩产能也逐渐恢复,预计很快就能达到、甚至超过此前日产2000万只口罩的产能。

  但由于疫情一时半会儿还不会结束,防疫的长期性和人们卫生意识的提高,中国的口罩需求量将会大量增加。一位观察家表示,2003年非典以前,除了清洁工外,街面上很少有戴口罩的行人;2013年1月华北地区持续30天的纯白色雾霾天之后,戴口罩的人群多了起来;这次新冠肺炎事件,让许多南方山清水秀福地的人士也戴上了口罩,这种影响将是长期的。

  这就刺激了口罩市场的爆发,据天眼查数据显示,自2020年1月1日到2月7日,全国共有64个行业的所属企业变更了经营范围,新增加了“口罩、防护服、消毒液、测温计、医疗器械”等项目,就但新增医疗器械业务的企业而言就多达3647家。反做空研究中心统计发现,已经有至少15家知名公司增加口罩生产线,甚至有的直接转行进行口罩生产。详情如下表:

  于是,口罩生产设备又成了紧俏设备,一位东莞口罩设备生产厂家负责人介绍,目前该厂订单已经排到5个月以后,如果想要下订单,必须接受此条件。他还说,由于疫情后口罩产能的大幅度增长,担忧国内客户疫情结束后扩大的产能形成浪费,他们已经不接国内订单,原则上只接出口单。国内企业要购买,只能以出口转内销的方式购买。

  一位购买了三条口罩生产线的福建商人介绍,目前口罩生产线价格已经比平时上涨了一倍到两倍,其购买的口罩生产线多万一条,但现在已经涨到了60多万一条。不过他表示,他所在区域的口罩厂购买设备和开厂,政府都有补贴,不过口罩生产出来后优先满足政府需求。

  前述口罩设备生产企业负责人表示,生产线之所以涨价,是因为客户的需求量突然增大,上游上万个零配件厂家生产规模无法提升,想要尽快拿货只有给上游加价进货,导致了生产线价格的上涨。

  一位专门为地方政府做口罩厂设计、生产和安装的企业负责人表示,他们现在的营销模式是给地方政府赠送生产设备,并以设备为投资与地方合作建厂,地方合作伙伴只需要出无菌厂房,地方卫生行政主管部门负责解决资质,谈好分成比例,就可以正式运营了。他希望通过此模式,真正快速缓解口罩的紧缺和未来口罩厂无序扩张的问题。

  一位观察家认为,目前口罩还会存在一定的紧张,但随着产能的逐渐恢复,再加上新增产能的加入,口罩的紧张态势将在不久的将来逐渐缓解。反做空研究中心也希望,口罩荒早日过去,更重要的是新冠肺炎疫情早日过去,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可以不戴口罩踏青的春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