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78222数据分析理 >
2019年21家上市公司退市20年退市飞刀将铡谁?
发布日期:2020-06-27 21:32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年已经落下帷幕,成为无法更改的历史,对中国资本市场来说,2019年也是波澜壮阔的一年,这一年中,一共有19家上市公司退出了证券交易。另有2家公司进入“准退市”状态。

  从1990年12月1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开业以来,2019年是退市最为凶猛的一年。此前,从1990年到2001年4月,一共10年多的时间里,只有一家退市股——PT水仙(600625),而PT水仙之后,直到2018年底,17年的时间里,除开私有化、吸收合并、证券置换等情况,A股市场上线年底,中国A股上市公司总数为3584家,平均每年新上市公司超过200家。相对退市的70家上市公司来说,上市与退市之间存在巨大的鸿沟。

  在2019年退市的21家公司中,*ST上普股东大会决议主动退市,小天鹅、云南能投、东方新星以及*ST嘉陵等8家公司则是通过并购重组渠道退市,此外重头戏就是以长生生物、海润、印记为代表的12家被强制退市的上市公司。

  除开资产重组、主动退市的9家上市公司之外,在被劝退的12家上市公司中,有3家A股公司不得不提,那就是因重大违法事件被强制退市的:长生退、*ST康得、千山药机。

  2018年7月15日,国家药监局发布关于《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违法违规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的通告》,长生疫苗造假事件被曝光。“假疫苗事件”让长生生物(002680)臭名昭著,从2018年7月15日的最高价25.30元/股,跌倒2019年11月26日的0.710元/股。但其实2019年10月8日,深交所就决定长生生物股票终止上市,自10月16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

  “假疫苗事件”,长生生物咎由自取,被强制退市,从某方面来说其实能看出生物医药行业监管的收紧趋势。除了长生生物之外,另外两个被强制退市的康得新和千山药机却都是因为利润造假。

  *ST康得的关联公司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8月,主营业务为新材料、智能显示、碳纤维。2010年,康得新在深圳中小板上市。2007年11月,康得新的市值一度高达943亿元。

  2019年1月,帐上现金余额150亿元的康得新旗下两笔共计15亿元的债券双双违约,无法支付,业绩真实性问题暴露在众人眼前,证监会迅速对康得新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立案调查。2019年7月5日,证监会的调查结果显示*ST康得涉嫌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虚增利润总额达119亿元。证监会公告称,*ST康得所涉及的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持续时间长、涉案金额巨大、手段极其恶劣、违法情节特别严重。于是,康得新于7月8日停牌至今,退市进入倒计时。

  千山药机从制药机械起家,上千项专利傍身,2011年公司在深交所上市,实在是一手好牌。不料在2014年到2017年间,千山药机多次通过借款、虚增在建工程的方式进行利润造假。2018年事发后,证监会对千山药机进行立案调查。最终千山药机处被罚款60万元,公司主要管理人刘祥华、刘华山被处以终身证券市场禁入。

  这还不算完。2019年11月29号,证监会下发《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公告千山药机公司2015至2018年连续四年净利润实际为负,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证监会最终对千山药机作出上述行政处罚决定,深交所也将按照规定正式启动千山药机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流程。

  虽然这三家公司因为违法触发强制退市机制,但是不难看出,纵使重大违法造成巨额损失,然而,根据相关条款,上市公司发生违法、违规问题,无论多么严重,代价除了退市、责任人终身禁入之外,也不过就是罚款,而罚款的最高额度只有60万元。

  利润造假的根源是财务出现了问题,利润不理想,所以虚报利润让账面好看。但其实还有一些公司虽然财务出现问题,但是并有选择造假。退市海润、众合退、华泽退就是因为财务问题被退市。

  作为曾经的风口“光伏”,退市海润可谓是名噪一时的明星企业,其主体公司海润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是中国的晶硅太阳能电池生产企业之一。2012年,海润借壳江苏申龙登陆上交所,市值超过200亿元。

  但是好景不长,海润业务扩张过快,盈利水平一路下滑。2015年4月公告显示,海润光伏由于2013年度、2014年度经审计得出的的净利润皆为负值,被上交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到了2019年,利润为负的情况并未得到改善,于是2019年2月1日,海润光伏股价已经跌至1元以下,成为“仙股”。

  2019年5月23日,由于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海润光伏的年度财务报告均被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上海证券交易所决定自2019年5月29日起暂停该公司股票上市。

  说来凄凉,曾经市值200亿的明星光伏企业,在2019年7月8日最后一个交易日,股价跌至0.15元,沦为“仙”股,总市值为7.09亿元,还得了一个“史上最便宜A股”称号供人取乐。

  第二个因财务问题,与海润同天退出A股的众和退也曾有一个“莆田第一股”的称号,其主体公司福建众合股份,是一家集纺织、印染的开发、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棉休闲服装面料供应企业,曾是行业内的领军企业之一。

  由于主营业务增长乏力,众和股份曾尝试过转型锂电池材料行业,但并未成功。2014年起,众和就陷入连年亏损的困境中。2017年5月3日,众和股份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2019年,众和退首个年度报告显示,公司净利润及净资产为负值,会计师事务所给其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在5月17日被深交所作出终止上市的处理。

  2019年第三位因财务问题而退市的是华泽退,其主体公司为成都华泽钴镍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想起这家公司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华泽钴镍近年来因大股东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年报虚假记载等问题饱受质疑。大股东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导致在2018年没有正常的现金流维持运转造成拖欠员工工资和财务支付困难、欠缴巨额国家税金。境况之惨,甚至曾因账面资金仅余53元而被称为“A股史上最穷公司”。

  最终,华泽退因为连续三年负利润,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被深交所摘牌。

  2019年退市榜上,因面值退市的6家上市公司备受关注。因为面值跌破1元被强制退市,虽然神城A退、退市华业仍在退市整理期中,但是结果已经是板上钉钉。除此之外,已经退市了的印纪退、雏鹰退、退市大控、华信退都是话题十足。

  首当其中的印纪退,其主体公司印纪传媒成立于1992年,公司从广告业务起家。2014年,印纪影视借壳“养猪股”高金食品上市,进入传媒领域。上市之初,盈利状况良好,打出的招牌都十分响亮。《军师联盟》、《北平无战事》、《克拉恋人》、《小时代》、《长安十二时辰》等一系列知名影视剧作品傍身,2014-2016年分别实现净利润4.36亿元、5.74亿元和7.31亿元,顺利完成业绩承诺,公司股价一路高升,市值一度达到460亿。

  转折发生在2018年以后,印纪传媒风波不断:实控人被指涉嫌套现、大股东股份轮番冻结、经营业绩持续下滑、业务发展停滞不前。2019年之后,印纪传媒业绩持续低迷,第三季度公司营收甚至直接归零。

  于是,印纪传媒公司股票于2019年10月18日进入退市整理期,截至11月28日已满30个交易日,正式退市。

  相信读者朋友2019年的记忆中一定有猪肉价格飞涨的信息录入,但是令人没想到的是,2019年10月16日在猪肉价格飞涨期间,有“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却被深交所摘牌。

  另一方面说道成立于1988年的雏鹰农牧,其核心业务包括生猪养殖、粮食贸易、互联网三大板块。2010年9月挂牌深交所的时候,它作为国内第一家以生猪养殖和销售为主业的中小板上市公司,吸睛十足。9年上市路,波澜不断。

  雏鹰农牧最开始发生改变是转移主营业务重心,彼时的雏鹰农牧跟风潮流,做了大量的非主营业务之外的其他业务,包括电竞、互联网等,在外界看来,这样的行为就是公司为大股东利益输血,将自己变成圈钱平台的一种行为。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在猪肉飞涨的关键时期,这家养猪为主业的公司居然爆出了饿死猪的丑闻。

  2018年6月,雏鹰农牧突然被爆出涉嫌严重财务舞弊,随即信用评级下调、经营活动现金流大幅下降,到了2019年一季度亏损金额高达11亿元。

  前脚走了一个“养猪第一股”后脚就来了一个“中国电子第一枪”,真不知道有称号是不是一件好事。

  退市大控主体公司为大连大福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其前身大连显像管厂创建于1975年,1996年登录上海证券交易所。但是,随着传统显像管电视逐步退出历史舞台,大控却没有走在时代前列。自2004年起,*ST大控的传统业务盈利水平就呈下降趋势。在2017年,*ST大控又因连续两年亏损、审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在2019年8月22日至9月19日期间,公司股票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经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委员会审核,上海证券交易所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

  最后一家值得一谈上海华信控股的华信退。曾经是世界500强企业之一的上海华信,其主营业务是油气资源开发与运营。为了做大油气生意,上海华信大规模发展金融牌照,为油气资源收购积累资本。从2014年开始,上海华信收购多家金融行业的上市公司,扩大金融资产。

  收购、再收购,直到传来公司创始人叶简明被查的消息,至此华信系信用链瞬间断裂。旗下那些曾经被各大评级机构列为优等生的收购资产在信用踩踏事件中沦落为垃圾级,一文不值。到2019年公司主业基本停摆,前三季度亏损达到6500万元。退市整理期满,华信退在2019年11月1日正式被深圳证券交易所摘牌。

  整理到这里,我们发现,不管是有钱(市值高达943亿元)还是有智(上千项专利);不论是有名(明星光伏、传媒公司)还是有地位(世界500强)和优势(第一股的先发优势),经年厮杀,稍有不慎,退市的刀口就在下一瞬间落下,身后只有一地鸡毛,供人笑谈。而就如今的趋势来看,这刀落下的次数是越来越多,刀口也越来越锋利了。

  在上述退市名单背后,据Wind数据统计,有超过87万的中小投资者深陷其中。虽然是这样,但是我们还是要看到另一个数据。2019年里,虽然有21家上市公司退市,但A股市场的大家庭里也多了203家新上市公司,实际募集资金2532.48亿元,股价平均涨幅达到130.12%。

  从另一方面来看,美国30年前资本市场就发展了超过4000个上市公司,30年过去了,每年新上市二三百个,可现存上市公司数量依旧是4000个左右,这其中足以见其退出机制的力度。

  大洋彼岸、注册制背景下的美国纳斯达克,大约每年200家企业退市,纽交所的平均每年退市数量亦超过180家。

  2019年12月28日早间,历时长达四年、历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四次审议的新证券法终于获得表决通过,2020年3月1日起正式实施。

  新证券法明确,全面推行注册制。众所周知,伴随注册制而来的,大概率是最严的退市制度,大开大合的优胜劣汰机制。

  此前,证监会主席易会满曾表示A股未来的退市制度改革方向将将引入科创板经验,创新退市方式,优化退市指标,简化退市流程。

  可以预见的是,整个A股的生态将会发生剧烈变化,未来每年的退市的上市公司数量将会发生肉眼可见的变化。

  “2019年,是近年退市家数最多的一年。”2019年12月17日,证监会上市部副主任孙念瑞公开表示,2019年A股上市公司退市数量当时已经达到18家。

  从A股历史数据来看,截至2020年1月3日,A股仅有118家上市公司完成退市,而2019年21家上市公司的退市数量,已创下A股运行近30年来的年度最高值。随着退市进一步市场化、常态化,相信证券市场的“良币驱逐劣币”会呈现出更加剧烈的变化。

  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此前连续两年亏损且预计2019年继续亏损的个股,多达23只,包括19只*ST股票、4只创业板股票。这些股票会在2020年退出市场交易吗?

  2020年,风险更大,踩雷的风险更大,关注反做空信息中心,为你带来最及时、客观的信息。

  温馨提示:本文引用数据,均为官方数据,或为公开报道,未使用任何内幕消息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