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78222数理论坛分析 >
林中小屋——梦魇军队的设计与制作
发布日期:2020-11-21 17:56   来源:未知   阅读:

  在电影《林中小屋》的第三幕中,所有原本被关在设施中的怪兽和各种超自然存在都被释放了出来,引发了一场血腥的杀戮。电脑视效与实物模型两种技术的结合成功将这些生物和角色带到了银幕上,尽管AFX Studio的成员更专注于后一种。

  “我以前从未加入过这样的团队,要为一部电影创作如此之多的生物设计。”AFX Studio的领导David Leroy Anderson表示,“我也从未参与过如此全方位的项目,我甚至没法算清我们制作了多少只丧尸和突变体,因为一旦开始工作,我们就会在一天内尽可能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我觉得那些生物大概有60种左右,不过好的话可能上百,甚至近千,因为团队里每一个人都“变成”了各种各样的怪物。”

  (为了表现这只爬行类怪兽,剧组制作了一件加长腿部的道具服;这个生物只在保安监控录像里短暂露面,镜头中的它正在潜行靠近一位女子)

  片中登场的大部分恐怖角色和怪兽都是致敬或部分参考这类型的其他影片,Anderson在SciFi Now杂志的采访中说道:“所有东西都有参考原型、都是对某物的致敬,例如男人鱼便是致敬《黑湖妖谭》(这点与Drew Goddard的说法相反:具体请往下看),其他还有《午夜凶铃》致敬,也有《驱魔人》致敬;我们设计的异星生物也被认为是在致敬吉格风的异形,对那些在他年轻时影响过他的东西表示感激。Drew很害怕稻草人,所以那是必须要加入的一种元素,他看过所有稻草人的电影,而巧合的是,Drew最终给出的用于参考的稻草人形象正是Norman Cabrera的作品,所以我就提议让Norman来为他做这些稻草人。大部分情况下,我们都会让艺术家们专门来设计那些他们喜爱的角色。”

  这只被称作“吉格(Giger)”的异星生物由David Leroy Anderson与Michael Broom设计,早期设想是让身着道具服的演员下半身穿上方便在后期制作中抹去的绿色服装,而其他人将这位演员挂在平台上进行表演,这些想法后来都被废弃,最后剧组制作了这只怪兽的动态杆操演傀儡,由三个操演师和一根轭带支撑,雕刻则由Hiroshi Katagiri负责,其特征为被弹性铰接的眼球和瞳孔、上颚、手指以及各种附加物,还能够将触须从张开的口中转动着伸出。

  在拍摄时,操演者穿着与绿幕配套的绿色服装,支撑杆也被涂成绿色,都是为了在后期制作中将这些部分抹去。使用这项技术,剧组成功实现了他们希望这个角色能够做出的悬挂姿态和漂浮的动作。

  在电影剧本中有一个展示异形的简短片段,拍摄为:“电梯再次向旁边移动,显露出了一只正悬挂在他们后方的异形,它跳向玻璃并黏在了上面,再次吓坏了他们俩,迫使他们移动到这片狭小空间的正中间,环顾四周,寻找着下一个恐怖之物”,但这个片段在电影的最终剪辑版本中被舍弃了,异形被替换成了幽魂(Wraith)。

  在成片中,异形的角色仍被保留,仅作为一个单纯的背景板角色,可以看到它跃向一个士兵的镜头。这只标签为“吉格异形”的生物是对瑞士超现实主义设计师H.R.吉格的致敬。Anderson说:“小屋中的一切都是对某样东西的致敬,我们需要向吉格表示感谢与认可,这便是被挑选来满足这种需求的设计。”

  Michael Broom还补充道:“我们创作了大概三、四十个设计,其中有一些真的非常非常吉格风(Giger-y);要记住,其他所有导演都想要受吉格启发的外星人出现在自己的电影里…而他们选择的正是这个最终设计。

  由导演Drew Goddard本人标记为“芭蕾舞女Dentata”的生物,由顶端有一个舞者的音乐盒激活。其创意来源于Joss Whedon,“我设想的东西大概就是一个拥有环状嘴的芭蕾舞者,我喜欢芭蕾舞者,我也喜欢环状嘴,所以就把它们二合一了。”

  芭蕾舞女是由一个叫做Phoebe Galvan的12岁儿童演员用泡沫橡胶化妆扮演的。David Anderson对这个特别的角色非常关心。“我以前也经历过有儿童参与的场景拍摄,每当这时我就会显现那种属于父母的保护孩子的天性。她以前肯定从未穿过这类道具,我让她这样化妆了大概四次,戴上一张盖过整张脸的大嘴,那张嘴就按我的设计一样是泡沫橡胶制的道具,道具边缘的嘴唇部分无缝与她的皮肤融合;嘴的内部则是一大块硅胶,与下方完全贴合,所以她可以把它像棒球捕手的面具那样翻过来摘下,而她摘下面具时仍要咬着一小块残余部分,以便硅胶道具能处在正确的位置。”

  变形怪体(Blob)由Joe Pepe设计,Joel Ellis雕刻,Brian Blair建造,但在影片的最终剪辑版中基本上看不到它的镜头。这只怪物“基本就是一堆被混到一起的肠子以及其他各种器官”,被制作为一个微缩电子生物模型。核心部分由玻璃纤维制成,上面加了一层由近80个气囊组成的结构,然后再在它上面覆盖一层薄薄的硅胶制皮肤。剧组主要通过对气囊充气放气来操演它,也能通过穿过在玻璃纤维中设置的两个空洞的杆来进行操纵。

  “我们想要做一些非常生物感又令人作呕的东西。”David Anderson这样说道。

  这只由海螺壳激活的男人鱼(Merman),在最初构想中出场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生物——一只温迪戈(Wendigo),但后来剧组意识到男人鱼的知名度更高。

  Goddard在Visual Companion Book中表示:“一开始,它应该是一只温迪戈,因为我们认为如果有一个角色一直想要看到某种东西,比如他想要看温迪戈但却从来没有机会,然后温迪戈真的出现了,这样会很赞。但后来我们意识到没几个人知道温迪戈到底是什么东西。连Joss和我都是这样的——我对温迪戈是什么有点印象,但不太敢确定,大概就是这样。这就导致我们得做一些你前所未见的东西。我不记得在恐怖片里见过男人鱼,但如果我对你提到这个名字,你至少能知道它是什么,而如果我提到温迪戈,大部分人都会说‘我不晓得你在说什么’。”

  男人鱼的早期设计很大程度上受到了《黑湖妖谭》中的半人鱼(Gillman)的影响,但后期逐渐倾向于无腿、接近鱼类的结构。最终设计方案由Joe Pepe完成,他的这张概念图是将许多包含鲨鱼颌、类人的前额和长发等不同元素的高分辨率图片通过PS拼贴到一起的产物。

  剧组将这只男人鱼带进银幕的方式是制作了一件生物道具服,扮演者为Rich Cetrone。这件戏服由身体和上颚两个主要部分拼接而成,后者被连接到演员的额头部,但他头部剩下的部分仍可以在怪物的嘴里被看到,所以Rich用一块绿幕盖住自己的下巴,后期再用特效抹去并描绘怪物口腔内的细节。

  Rich Cetrone不得不长时间待在道具服里。Anderson在另一次采访中补充道:“对于拍摄中的演员们来说,这绝对是最痛苦的特效化妆。他完全不能移动,要这样保持像一条鱼一样的姿势大概12小时,只能由担架抬着走。当他躺在地板上时,我们会给他一个小垫板,让他能够像胎儿一样蜷缩起来睡一会。有许多很可爱的人鱼小睡时的照片。我们还会去温柔地叫醒他并说‘杀戮的时间到了’。”

  当攻击人时,血液从男人鱼的气孔中向外喷出,这个骇人的细节是来自Anderson的主意。他谈论道:“这个场景原本不会出现血,但我说‘当男人鱼咬向他的时候,有血开始从它的气孔里喷出来,这样怎么样?’然后Drew表示‘完美!’所以那天的时髦语就成了‘血染气孔’。我真的很喜欢幕后视频中那个当血喷溅时用到的广角镜头,因为那让我想起了拍摄时的那个歇斯底里的晚上,我一直在思考‘他们到底要怎么使用这个(镜头),演员就坐在那里像条鱼一样拍打,看起来像一根软管在到处喷洒血液一样!但最后他们剪辑它的方式简直完美。’”

  在第一阶段的制作中,独角兽(Unicorn)是片中的一个不确定的添加物,Lance Anderson设计了这只传说中的独角马。它是由一只有着蓝色眼睛的真马在前额上粘上假角扮演的,“它是软而有弹性的,”David Anderson说,“所以即便马真的冲向某人,也不会把他刺穿杀死,我可不想发生那种事(笑),而且我也不想伤害这匹马,所以我们改进了一种分离式的软角,它的核心是一种塑料制的分离式球窝关节脊柱。”

  这个声名狼藉的刺穿场景由一个傀儡道具头部实现,这个道具带有一根坚硬的真角。剧组将它安装在一个常平架上,操演者必须来回撞击它。扮演受害者的演员从墙上的一个洞中伸出头和肩膀,身体的其他部分则由特制的假人代替,用以承受来自独角的伤害。

  Dana和Marty在笼中遭遇的第一只怪物是狼人(Werewolf)。在Drew Goddard对《吸血鬼猎人巴菲》中的狼人那次不幸的经历后,他想确保这次能够指导设计出一个百分百可行的形象。

  David Anderson写道:“我认为像《巴菲》这样的作品,他们最终做出的狼人长得像一只大号负鼠的原因之一是‘人多了坏事’,有太多参与者太多想法了,但我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我和Drew,Constantine,还有Norman Cabrera站在一起,我知道我在名单上排第四位,只有在我觉得自己能发挥重要作用时才会发表自己的意见。”

  据David Anderson的说法,Drew和Joss重点强调“这只狼人必须动作迅捷,必须凶暴,而且必须是实物拍摄。”

  狼人由Constantine Sekeris这位“痴迷于狼人”的艺术家设计,设计过程正式开始于Sekeris将自己之前创作的一系列狼人设计拿去给Goddard看时,由于他在《巴菲》中的经验,Goddard对于狼人应有的外观早有一个确切想法。 Danid Anderson表示:“他很清楚自己想看的是什么,而且他几乎是把Constantine Sekeris放进了拧干机,让他做了差不多有一打的高完成度的设计图,而对这些设计,Drew会评价说‘两眼相距太远了!’‘鼻子完全不对!’之类的;但现在往回看,那些细微的改动的确很有必要。”

  狼人由Norman Cabrera带领的艺术家团队雕刻完成,共制作了两件生物道具服,每件道具服都有两个头部可以安装,分别是一个机械化头部和一个较轻的特技用头部,根据要拍摄的场景不同进行更换。除了道具服外AFX Studio还制作了一个狼人上身的插入傀儡,带有一个完全机械化的角色头部。在道具服内进行表演的演员仍是Rich Cetrone,“当我们第一次让他穿上道具服时,所有人都十分兴奋,因为他的动作如此漂亮且有力。最后,那证明了让他完全用自己的身体和动作来表演会比使用机械头部效果更好。”

  狼人的腿被连接在演员穿着便于在后期制作中抹去的绿色服装的腿的一侧,它们的动作由服装内部的演员进行操演来完成,这项技术使得道具服的表演更加容易,也免去了用电脑特效来制作腿部的必要。剧组还制作了有着不同连接区域的腿部模型,根据拍摄要求来使用。

  据说,原始设想中的狼人会在电影结尾死于枪弹,但不想让怪物死掉的Whedon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理由,“我最爱的写作时刻便是当我在写最后的场景,而Drew正在做另一个场景的工作时,我走上楼找他说:‘Drew,他们是有把枪,但是没有银弹啊,能不能就让狼人直接逃走呢?’,Drew甚至没有回头看我就说‘我也正担心这点呢。’那一刻我真是觉得‘我爱自己的生活。’”

  女演员西格妮·韦弗在电影中扮演幕后黑手,“她以前从来没有参演过有狼人出场的电影,更别提这里面还在她的脑袋上插了把斧头,所以她演得很开心。”她显然对于与狼人同台演出感到十分兴奋。“我从未见过比西格妮韦弗更加兴奋于对与狼人共演的人,”Goddard说,“她每天都会问‘狼人是不是要来这?狼人什么时候出现?我能不能跟狼人拍张照片?’”

Power by DedeCms